<menu id="moy2m"></menu><input id="moy2m"><acronym id="moy2m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moy2m"><u id="moy2m"></u></input>
    <menu id="moy2m"></menu><input id="moy2m"></input>
    <menu id="moy2m"><acronym id="moy2m"></acronym></menu>
    <menu id="moy2m"></menu><object id="moy2m"><u id="moy2m"></u></object>
  • <input id="moy2m"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moy2m"></menu>
  • 南京政協
    用戶名
    密 碼
    標準版
    個人主頁
    登錄
    重置
    乐鱼app_乐鱼app下载 - 官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    首頁 > 南京史話
    程閣老巷國祥居
    [發布日期: 2019-09-18]   本文已被瀏覽過: 顯示稿件總訪問量 次   字號:

    南京是歷史文化名城,留下許多以官衙府邸和科舉名稱命名的街巷,程閣老巷便是其中之一。它位于新街口南,東接洪武路,西連三元巷。

    程國祥,字仲若,古關(今屬安徽歙縣)人,居上元縣(今南京),萬歷三十二年(1604年)進士,崇禎時擔任戶部尚書。明末,各地農民起義風起云涌,軍費開支激增,國庫空虛。當時兵部尚書楊嗣昌一再要求增加軍費,崇禎皇帝卻拿不出錢。

    許多大員向皇帝獻策說,歷朝歷代朝廷軍費不足時,都是向地方攤派,同時可適時增加一些稅種,以便擴大稅收。程國祥當即表示反對;各地災荒不斷,戰亂頻仍,地方上已不堪重負,再搞攤派和增加稅種,既無增益可得,還會加劇官民矛盾。

    急中生智,程國祥想出一策,用征收京城賃舍的一季租金之法,籌集到13萬兩銀子。實際上,這筆錢由京城的官僚士大夫們自掏。這事使程國祥開罪了京師的大小官吏,自此,處處受到刁難和誣陷。崇禎皇帝卻認為,此舉既沒增加地方官和百姓負擔,又籌足軍餉,可謂一舉兩得。他認為程國祥能體恤民心,辦事得體,便提拔他為東閣大學士,故人稱其為“閣老”。

    程國祥家貧,自幼喪父,10多歲時,做牛角牛骨簪子賣錢養母。他刻苦學習,滿腹文章?;侍觳回摽嘈娜?,他接連中第。為官后清正廉潔,雖身列卿相,仍是“布衣蔬食,不改儒素”。在他告老還鄉時,兩袖清風,深為時人所敬重。

    是時,程國祥家中雖人口不多,可只兩間小屋如何住得?于是他的子侄親友湊錢,買下內橋西武學隔壁珠寶廊對面的一所宅子送給他。

    程國祥幾乎不結交朋友,只有一個向年同窗讀書的老友,姓白字秀生,常請其到家中閑談,他倆對坐在花廳西南角一處,花三文錢沽四兩燒酒對酌。晚間無油點燈,黑影里看不見倒酒滿淺,便于酒杯中放指頭大一塊燒炭,斟酒至炭浮起,便知滿上。間或取出幾個饅頭相待,上面的白毛有寸長,餿不可聞,白秀生難以下咽,而程國祥吃得極香,白秀生常以此作為笑談。至于魚肉之類,是整月不得一見。如此清官,實乃國之祥瑞。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韓文寧


    上一篇: 烏龍潭邊教宗祠
    下一篇: 胥家塘邊十竹齋
    [關閉窗口]
    南京政協
    南京市政協 主辦單位
    建議使用分辨率:1024*768 IE8.0及以上版本瀏覽
    南京市信息中心 支持單位
    蘇ICP備05011449號-1
    您是第 顯示網站總訪問量 位瀏覽者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